公司新闻
京冀快速通道顺畅车好行 京港澳高速公路京冀主线收费站的变迁
发布时间:2020-01-14 作者:采集侠

京冀快速通道顺畅车好行 京港澳高速公路京冀主线收费站的变迁

  2020年1月1日零时,地处涿州的我省与北京之间重要的省界高速公路收费站——京港澳高速公路京冀主线收费站正式撤站。图为原收费站电子屏上提示过往车辆“不停车通过”。 记者 赵 杰摄

  □记 者 曹 智 通讯员 刘 彬 高体梅

  26年前,作为我省第一个高速公路主线收费站,它的建成投用标志着京冀之间快速通道被打通,京石之间的通行时间从七八个小时缩减到不到三个小时。

  如今,它的取消标志着京冀之间车流量最大的交通动脉实现了不停车通行,京冀之间的交流更加顺畅。

  它就是位于涿州的京港澳高速公路京冀主线收费站,26年来见证了京冀之间交通条件的不断改善。日前,笔者走进这里,探寻它不断演进的历程。

  向京津取经,工作逐渐走上正轨

  “起立!下班!”1月1日零时,下班信号传来,在京港澳高速公路京冀主线收费站岗亭里值守最后一班的收费员王静像往常一样站起身来,拎起手提箱走出岗亭。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门口不再有人和她交接班。

  当日,我省43个高速公路省界主线收费站全部取消,过往京冀边界的车辆实行了不停车通行,车辆通行效率得以提高。

  2019年9月初,拆除工作正式启动。12月10日,附属设施的拆除工作全部完成。对于收费员下一步的工作,站长陈绍禹介绍,他们将转到邻近的收费站工作。

  京石高速(京港澳高速公路京石段的前身)京冀界主线收费站,于1993年建成。到取消前,它的运营时间超过26年。

  “这是最早的收费单据,现在恐怕很难看到了。”现已满头白发的张继先还保留着最早的收费单。

  只见收费单如同高速通行卡大小,上面清楚地标注了上路站口、车辆类型、收费标准等信息。“在当时,这是最重要的收费凭证。”张继先说。

  京石高速是我省自主设计建设的第一条高速公路。

  1991年,京石高速开始施工,1993年9月18日全部建成通车。张继先成为京石高速公路京冀界主线收费站的第一任站长,也成为我省的第一位主线收费站站长。

  “贷款修路,收费还贷”是高速公路的建设运营理念。当时是一个新生事物,很多驾驶员一时难以接受。张继先和同事们就一次次拿出文件解释政策,想方设法让大家理解,顺利缴费。

  张继先还带队到北京、天津的收费站去取经。通过学习借鉴,他总结收费工作最重要的是增强服务意识。随后,他与同事一起,把学到的经验与京石高速京冀主线收费站的实际情况结合,整理成《收费队伍内部管理暂行规定》,共4章37条,对收费管理、礼仪规范等作了明确规定,得到了批准执行。此后,工作逐渐走上正轨,司乘人员对他们的工作纷纷表示认同。

  3次增容改造,解决站前拥堵难题

  “快!快去疏导车辆!”近几年,堵车的场景隔三差五就会在何建生的梦境里出现,惊醒后常一身冷汗。

  自2003年开始,我国私家车数量呈现井喷式增长。作为北京的南大门,京石高速京冀主线收费站充分感受到了车辆增多的烦恼。

  2002年至2009年,何建生任京石高速京冀主线收费站站长。应对车辆拥堵是他的工作重心。

  “2002年我刚到任时,每年进京车辆约200万辆。到了2009年,这个数字就变成了650万辆。这仅仅是进京的车流量。”何建生回忆。

  何建生经历最大规模的车流高峰发生在2008年奥运会举办期间。最多时,一天39886辆车从该站经过,这个数字是该站设计通行能力的5倍,整座站已经接近瘫痪。

  “最早的站在4公里外,这是我们2009年重建的。”1月1日,站在牌楼下,工作人员指着一字排开、已经停用的收费窗口向我们介绍。

  从硬件上,为了确保车辆畅通,收费站先后进行了3次增容改造。2005年,主线收费站移址重建,将出口车道由始建时的5条扩增到10条;2008年,该站把出口广场改造成收费车道;2009年,该站把入口广场改造成收费车道。至此,收费车道条数增加到如今的26条。

  硬件条件有了,调度也要跟上。

  为了避免堵车,何建生和整个收费队伍每天都在想方设法提高服务速度和质量。收费员5个肢体礼仪动作和8个收费操作程序要在8秒内一气呵成。经过不断练习,收费员发卡差错率也由原来的千分之五大幅下降到千分之零点二。

山西省高速公路开发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